伊莉莎白·施瓦茨科普芙《1952-1974年全集-理查·施特劳斯随想曲、最后四首歌》CD3[FLAC+CU]

2021-09-14 12:00:25  阅读 304 次 评论 0 条

伊莉莎白·施瓦茨科普芙《1952-1974年全集-理查·施特劳斯随想曲、最后四首歌》CD3[FLAC+CU]

伊莉莎白·施瓦茨科普芙《1952-1974年全集-理查·施特劳斯随想曲、最后四首歌》CD3[FLAC+CU]


【第三辑】伊莉莎白·施瓦茨科普芙《1952-1974年全集 -理查·施特劳斯随想曲、最后四首歌》 2015 [FLAC+CUE/整轨]
专辑名称:The Complete Recitals 1952-1974 cd03 - R.Strauss Capriccio& 4 Last Songs
歌唱家:伊莉莎白·施瓦茨科普芙(Elisabeth Schwarzkopf)
演奏乐团:爱乐管弦乐团(Philharmonia Orchestra)
指挥:奥托·阿克曼(Otto Ackermann)
专辑风格:古典音乐、声乐
录音时间:1953.9.25-26、沃特福德市政厅
发行公司:华纳音乐
唱片版本:欧洲纸盒版
唱片编号:0825046026050

专辑介绍:
这张专辑是女高音歌唱家施瓦茨科普芙与奥托·阿克曼指挥的爱乐管弦乐团合作,演唱理查·施特劳斯的《随想曲》、《最后四首歌》。施瓦茨科普芙的歌声音色富有光泽、声音灵巧且不乏力度,宛如幽谷清泉一样缓缓流淌着,那浓郁的诗意、精美的音乐表情,芬芳沁人。
===========
歌剧《随想曲》作品85,作于1942年。这是理查·施特劳斯的最后一部歌剧。在歌剧创作领域理查·施特劳斯向以题材、风格多变着称。最初他以激进前卫的《莎乐美》、《埃莱克特拉》震动乐坛,后又迅即“倒退”转向温文愉悦、诙谐幽默的传统歌剧形态如《玫瑰骑士》;他既有半人半神的《阿里阿德涅在纳克索斯》、《没有影子的女人》,也有维也纳世俗风情的《阿拉贝拉》……而这部《随想曲》,当它于1942年10月28日在慕尼黑首演时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请想想那是个硝烟弥漫、腥风血雨的年月,第二次世界大战处于最关键时刻,被称为二战转折点的斯大林格勒战役正胶着对峙,而身处二战中心的施特劳斯,却在此时拿出了一部如此风花雪月、谈艺论道的歌剧,犹然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于是有人认为,这是施特劳斯故意为之,因为从二战开始后,他的处境越来越尴尬。他既不想为纳粹搽脂抹粉,又不能得罪纳粹,唯一的出路也只能“纯艺术”了。相比较他的一些热门歌剧,如《玫瑰骑士》、《莎乐美》等,《随想曲》的上演率并不很高,这主要缘于它独特的品格和演唱的难度。欣赏《随想曲》这样的歌剧,不是听热闹,而是品门道,需静心玩味。还有一点很重要,全剧要有一位色艺双全的大牌女高音(饰演伯爵夫人玛德琳)镇场。
===========
《最后四首歌》AV.150,是理查·施特劳斯最后的作品,作于1948年(当时他已年届84岁);此曲专为女高音及管弦乐团而作。在《最后四首歌》面前,甚至那些自称对施特劳斯的音乐缺乏共鸣之人士的最后一道心理防线也会被不经意地冲垮。这部伟大的声乐套曲作于1946至1948年间,当时正处于二战后期,一生风光无限的理查·施特劳斯陷入极度的双重痛苦当中,《沉默的女人》、儿媳的犹太人身份、以及身边的几个犹太人朋友,让他不仅遭到纳粹领导层的疏远与敌视,还受到很大程度的迫害,儿媳也差点被抓进集中营。战后,施特劳斯又因为在纳粹帝国担任过音乐的最高领导人而面临“非纳粹化”的审判。一位年逾八旬的老人竟再度一贫如洗,他的财产或毁于战火,或被没收和冻结。作曲家在历经了如此漫长而又骚动的职业生涯,又亲眼目睹了战争给自己所处的社会及文化遗产带来的毁灭性的破坏,这些歌曲也由此代表了一位伟人所写的德国浪漫主义艺术歌曲宝库中的天鹅之作。精挑细选的象征死亡与事物终结的诗歌使听者深切体会到生命即将消亡的意境。
施特劳斯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埃申多夫的同名诗歌《黄昏》,那时是1946年,在极大的生存和精神的压力下,施特劳斯离开加米施前往瑞士避难,总算还能寻求一点平静。在自我放逐中,他再度读到德国诗人埃申多夫的诗,诗人晚年笔下的一对老夫妻对近在咫尺的死亡的沉思与作曲家的个人处境形成强烈的共鸣。其中《黄昏》中的“啊!来吧,温馨的宁静,/深沉的夕阳之光!/我们旅行得多么疲倦;/这也许便是死亡?”道出他彼时的心境,使他大为感动,从而激发了他最后的创作灵感。这几句诗他曾经在1928年的一部合唱与乐队作品中使用过,而那部作品却名为《白天》。
谱曲直到1948年5月6日才完成,施特劳斯谱写完成《黄昏》,并配上色彩绚丽的管弦乐队伴奏。那时他又被另一位诗人海曼·黑塞所吸引。在儿子弗朗茨及儿媳爱丽丝的鼓励下,施特劳斯决定再为《黄昏》配上四个场景。他选中了德国诗人赫尔曼·黑塞的一本诗集,其中纪录的是生命的不同时刻正像一年四季的循环。当年夏天,施特劳斯很快于同年7月完成了《春天》,8月谱写了《入眠》,随后于9月20日写成了《九月》。剩下一个也许是描述冬天的。
黑塞简练的诗风在音乐中得到了完美的再现。调式、音色与意象在极富创意的泛音与动机的映衬下显得如此自然与和谐,你会感到艺术女神已经恭敬地遮掩起她那高贵的脸孔。音乐织体的和谐统一与清澈透明不仅驱散了任何可能把乐曲视为病态的细微迹象,反而成了一道鼓舞人心的风景,向我们展示了四季的更始复新,爱情,沉睡以及死亡。卓绝的管弦乐配器是歌曲成功的关键要素。精心细分的弦乐不仅为庞大的乐队,更是为女高音独唱提供了明晰的基础。每首歌曲都以简洁的管弦乐乐段(经过句)为背景。它们起伏不定,轻响错落,时刻准备着迎接歌声的到来或是欢送歌声的离去。施特劳斯对节奏的要求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快一些。《春天》的速度标记是Andante,只有在《黄昏》的结尾乐段作曲家才要求是sehr langsam (很缓慢地)。
尽管人在暮年,所唤起的是对春天的怀念,然而第一首歌《春天》本身却与主题相干甚少。在一段悠扬的威尼斯船歌的伴奏下独唱以宽广的音程向上攀升。《九月》开头乐段那无数的装饰音将黑塞诗中的落叶与滴雨渲染得栩栩如生:每句乐句都坚决地向下潜入,直到声音耗尽,最后由一支安慰性的独奏圆号封住这朦胧的气氛。
《入眠》描写的是一种精神恍惚的状态。一声疲惫的叹息预示着独唱的进入,急促的钢片琴把对静谧的渴望化成迫切的期待。歌声与乐队随后渐渐地黯淡下去,销魂的小提琴独奏将人们带到临睡之时刻。整个乐曲中温柔以及圣咏似冥想的基调是理查·施特劳斯杰作中的杰作。心灵会不禁随着令人心醉神往的歌声而放飞,使人感到无比满足。
最后是整个乐曲的中心——《黄昏》。延绵的管弦乐极具怀旧色彩,勾勒出庄严的诀别,这一阴暗主题不禁令人回想起作曲家《阿尔卑斯山交响曲》中的日落场景。长笛将浓荫下云雀的啭鸣模仿地惟妙惟肖,但随着倦怠取代了原先的欢腾,一段荡气回肠的降G旋律向过去跨越了整整五十年,听者耳边响起了作曲家早期的音诗《死与净化》里熟悉的乐段。随着乐曲行进速度逐渐放慢和乐句变得越来越迟疑,人们不禁发思:这难道就是最终的时刻?歌声在亘长的降C边际淡出,剩下的乐队在远处云雀啭鸣的衬托下深潜至紧凑的降E,直至一片寂静。
耐人寻味的是,施特劳斯将《最后的四首歌》题献给儿媳爱丽丝,并嘱其在他生前不要发表。当他把完整的曲谱交给爱丽丝时,竟语带嘲讽地说了一句:“这就是你丈夫命令我写的歌曲!”《最后的四首歌》首演按照作曲家生前的意愿,由吉尔斯滕·弗拉格斯塔德演唱,富特文格勒指挥英国爱乐乐团,此时距施特劳斯去世八个多月,距施特劳斯夫人去世刚刚九天。
《最后的四首歌》在总体结构上带有自传性质,表达了作曲家与美丽尘世的依依惜别之情。《九月》的圆号尾奏呼唤出《英雄的生涯》中“英雄引退”的动机,它还与《黄昏》一道引用了《死与净化》的旋律。
《最后的四首歌》有两种不同的演唱顺序,无论是弗拉格施塔特 (首演),还是德拉·卡萨 (Della Casa)(早期录音者之一),都把埃申多夫的诗歌放在开头,随后接上黑塞的三首诗,分别以《黄昏》、《春天》、《入眠》、《九月》的顺序排列。是理查·施特劳斯的最后一位出版商,布赛和霍基斯出版社(Boosey & Hawkes)的恩斯特·罗斯 (ErnstRoth)将曲目顺序调整到我们今天所听到的那样:《春天》、《九月》、《入眠》、《黄昏》。把表现季节转换的两首分为一组:《春天》赞美春天的声音、景象和芬芳,《九月》描写夏季到秋季的转变,花园里的鲜花走到它一年的尽头;第二组则表达的是流浪者对栖息与睡眠的渴望,对黑夜与死亡的朦胧崇敬。
人们不难将《最后的四首歌》视为华丽的浪漫主义晚期的纵容之作。然而却很难有一部二十世纪后半叶的其它作品能够像《最后的四首歌》一样在音乐宝库文献中确立起如此巩固的地位。在最后关头,施特劳斯终于鼓足勇气完成了一部天才的惊世之作——借助女高音与整个交响乐队来忠实而又极富想象力地述说世间最为人熟知的永恒的主题。
===========================
《最后的四首歌》歌词:(译/邹仲之)
《春天》
在苍茫暮色中
我曾长久梦想
你的森林和蓝色天空
你的芬芳和鸟儿鸣唱。
现在你站在我面前
放射光辉荣耀
仿佛奇迹一般
我被你的光辉笼罩。
你认出了我
向我轻轻招手致意
和神圣的你在一起
我全身战栗!
----------
《九月》
花园一派凄凉
冷雨在花丛倾泻。
夏季悄悄颤抖
走向她的终结。
高大的合欢树
金色叶子一片一片飘落。
在花园临死的梦中
夏季微笑着
惊讶着,衰弱着。
只在玫瑰丛中
她久久徘徊流连
渴望安宁
缓慢合上疲倦的双眼。
---------
《入眠》
既然白天使我感到疲惫
我不安分的愿望
如同一个困倦的孩子
顺从地接受夜晚的星光。
手,放下你的劳作
大脑,不再思考;
我全身心只渴望
投入睡眠的怀抱。
我赤裸的灵魂
展开翅膀高飞
翱翔在更加深远丰富的
夜的神奇世界。
---------
《黄昏》
我们曾手牵手
走过欢乐与悲伤;
现在让我们静静休憩
不再于田野流浪。
群山环绕我们
天空已经暗淡;
两只云雀飞上天空
做着夜的梦幻。
来吧,让鸟儿去飞翔
现在是我们安睡的时光;
在这孤寂中
我们不要迷失方向。
啊!来吧,温馨的宁静
深沉的夕阳之光!
我们旅行得多么疲倦;
这也许便是死亡?
专辑曲目:
01. Capriccio - Morgen mittag um Elf (closing scene)
02. Four Last Songs - 1. Fruhling
03. Four Last Songs - 2. Sepember
04. Four Last Songs - 3. Beim Schlafengehen
05. Four Last Songs - 4. Im Abendrot

下载地址:

付费资源

资源内容:******,付费资源

此资源,你需要购买以后才能查看

你需要注册本站登录本站后通过购买才能查看

本文地址:https://www.oenx.cn/post/23778.html
温馨提示: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极致HiFi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版权声明:本文为转载文章,来源于 hifi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